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丁纯教授看中欧资本博弈
首页
阅读:
admin
2020-02-14 02:41

  问:请问丁教授,您觉得现阶段这个经济形势,包括欧债危机和中国通胀等,它们对于中欧经济对话会形成怎样的影响呢?

  丁:这个影响应该一分为二来看,既有好处也有坏处。坏的方面来说,中国通胀造成经济方面的负担,加上英美对我国实行量化宽松政策,使中国被动跟随美国进行调整。如果中国不跟随美国和全球的量化宽松政策,人民币将可能产生更大的升值压力,中国外汇储备重新加速上升,流动性过剩可能再次上演,推高物价水平。而从好的方面来讲,如果欧洲某些国家缺资金,就会购买中国债券,这样利于中国资本进入欧洲。所以这个现状是个双刃剑,有利有弊,不能一概而论。

  问:最近德法两国提议的金融交易税草案引起资本市场的争议,请问您对这个草案有怎样的理解和看法呢?

  丁:这个金融交易税草案原本来自托宾税的设想,本来是为了减少投机,降低交易支出,增加成本。然而因为欧债危机的压力,外汇交易动荡,加剧了主权债务的问题。其实这个草案的提出更多是想惩罚美等金融投机较厉害的国家。

  这个草案的提出是可以理解的,但因为前景比较复杂,短期也看不出成效。而且里面涉及很多问题包括谁负责征税,对谁征税等等,不同的地区可能法律成本也不一样,具体如何操作,这其中又牵扯到一个合法性的问题。

  所以,预计金融交易税草案将面临着大量的反对意见,它的具体实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问:最近,海外市场上中企的信用危机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,请问丁教授,您对中企重建信誉有怎样的建议呢?

  丁:中国企业重建信誉这条路会很长。因为不管是体制也好,中国企业自身也好,都面临许多变革。目前,中国企业并不是市场化、很规范化,比如在西方国家眼中,我国的政府企业由于政府控制不能算是市场企业,而民营企业又因为规章制度不健全,和正规企业差距很大。

  所以,中国企业要重建信誉要有一个学习的过程,要不断修炼,由不适应到习惯,由不成熟到成熟,熟悉人家的制度,遵守人家的规则,不断升级。

  同时,另一角度来说,当然也不排除国外存在偏见,带着有色眼镜搞商业歧视的可能(我们把别人妖魔化,别人也把我们妖魔化)。毕竟这是个资本博弈的时代,资本市场说到底还是要争个谁输谁赢的,所以一旦一方出现弱势,反应激烈也是难免。

  因而,中国企业的所谓“重建信誉”牵扯到国内外双方面的问题,需要加以时日才能够解决。